娱乐沸点 新闻 电影音乐 电视娱乐热图 娱乐视频 体育热点明星八卦 明星访谈 道教 更多星闻 更多频道
二手玫瑰道歉 称骂五月天唱歌不好听是误会
[2016-05-10 10:37] 来源:娱乐沸点 责编:田蓓蕾
[摘要]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龙最近因为参加了一档访谈类的节目是彻底的火了,而在这个节目中他有两个话题点,一个是自曝曾经和王菲的一段感情史,还有一个就是批评五月天的唱歌水平,不过近日二手玫瑰向五月天道歉,并且澄清批评的误会,我们一起看看吧。

  前段时间,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龙在接受的采访的时候因为批评了五月天的音乐不好听而引起网友的热议,对于这件事,五月天的玛莎回应:“但我觉得二手玫瑰很好听,大家有机会可以试试看。”9日下午,二手玫瑰官博道歉,称节目有大量删减,断章取义了实际观点,并称尊重每一个“摇滚”着的灵魂。

  梁龙日前在《恶毒梁欢秀》中,被主持人问到“摇滚圈里你最厌烦谁”,他点名五月天,虽认同该团的超高人气,但他却表示“真不好听,确实不好听,我也不知道他在唱什么”,一番言论让五月天粉丝怒批“根本刷存在感”。

  在昨天下午,二手玫瑰发表了一个道歉声明,在声明中称因为播出时间的问题,这个访谈的内容进行了大量了删减,而播出来的内容并没有很好的阐述他原本的意思,是断章取义了实际观点。

  节目现场讨论五月天分为“初识”与“后觉”两个部分来谈。前两年去台湾演出,有了更深入更宽泛的了解,从原来的 “小清新”印象改变为对宝岛摇滚历史的敬畏。尊敬每一个“摇滚”着的灵魂,敬畏着每一位“觉醒”着的声音。拒绝无端是非,努力为人民服务。

梁龙日前因在节目中批评五月天的音乐不好听

  相关报道:二手玫瑰是中国民间那个最叛逆的孩子

  出笼

  2012年6月16号,北京糖果三层,对二手玫瑰这个成军12年的摇滚老炮来说,具有特别的意义。

  这一天的舞台做了一个打开的、解体的灯笼,把灯笼变得像花瓣一样,东放一个,西放一个,意为“出笼”。年底将会发行的国际音乐特辑叫做“出笼重鸣”,梁龙说:“笼是灯笼的‘笼’,也是聋子的‘聋’,是一种桎梏,也能照亮夜晚,就像我们的生活,兼具荒唐与真实。从年龄上说,我们已经12年了,但我们要重新起步,12年一个轮回,我们想重塑梦想,我们要重新审视中国当代摇滚乐。”

  梁龙不愿意轻易老去,就像许多成名后就失去创造力的乐队,这次演出敲响了出走时的鼓点。

  他在舞台上依然如故的滑腔滑调,骚劲逼人。他的眼神时而凌厉,时而温柔。他上身民国年代绿色军装,夹带着各种徽章标识,下半身却着一条红色紧身裤,大红大绿的搭配,妆容全部原创,并且极少自我重复。

  唢呐、笛子、吉他齐飞,搭配着梁龙充满妩媚哀怨又滑稽的调子,还有戏谑中道出人生百态的歌词,他们披红戴绿、欢乐搞怪,幽默中展示出现实的荒谬,他们用二手玫瑰的方式演绎着自己的“底层态度”。梁龙的批判和质疑都被些分外坚挺的歌词所印证:“乡间那酒肉臭啊,路有冻死骨”总在调侃间狠狠的戳中现实,乐队从曲风到化妆都在骨子里透着民俗味,梁龙解释道:“我们是中国民间那个最叛逆的孩子。”

  这场演出的观众超乎寻常的热情,他们都自称“村民”,喜欢梁龙的土和俗,光着膀子看演出,特别的“东北爷们”。他们疯狂地向舞台前排推挤,撕心裂肺的一起大合唱,用全部荷尔蒙去pogo。这些粉丝在经纪人黄燎原口中是“城市里能够思考的一群人”,还保有对自由的梦想,他们的美好理想总是遭到来自现实的嘲讽,他们憎恶规矩讨厌一成不变的生活。

  当投影仪上出现昂山素季的头像时,梁龙说把这首歌送给昂山素季,因为她说的那句“这个国家没有人比我更自由”。全场气氛到达高潮,满场大红大绿的扇子使这里仿佛走进了东北的土地,四处都是二人转的影子。

二手玫瑰是中国民间那个最叛逆的孩子

  素颜玫瑰

  采访的地点定在798艺术工厂的黏酒吧,不久之前梁龙曾在这里举行了小型的民谣音乐聚会。酒吧的墙上贴着梁龙的“安全出口”艺术品,分为红黄蓝绿四组,这几幅作品曾经跨越重洋,去了美国和韩国。“我喜欢安迪沃霍尔的作品”,梁龙总是都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喜,他在艺术的领域里显示出跨界的野心。他把自己的乐队命名为“二手”,却坚决做“一手”的艺术,他拒绝重复,远离规定。

  坐在我面前的梁龙与舞台上的“妖娆玫瑰”截然相反。光头,素颜,穿着普通,但很精神,语速飞快,思维跳跃。时常蹦出来的话语灵光闪烁,让人会心一笑。昨晚还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摇滚领袖,回到生活是一个平和、智慧、幽默、平凡的中年人。

  他开玩笑说:“有个导演给我打电话问我昨晚演出怎样啊,我说我在菜场买菜呢。”不由得脑子里浮出一个挎着菜篮讨价还价的二手玫瑰。他起居规律,不刷微博,勤奋耕作,早九点就开始排练,完全远离昼夜颠倒的摇滚人生。尽管“乐经之路”的德国巡演迫在眉睫,他依然耐心的接受采访。

共3页: 123下一页

搜索推荐